产品如人,瑞幸的「人局」

2020年04月03日 16:25 来源:唐韧 作者:唐韧

如果一款产品或者一家公司在外部环境恒定且外力不是关键因素的情况下做砸,那本质上就是人的问题。

公司是人主导的,产品也是人干预的。

我在创业公司待过四年,在大公司待了也快两年。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很多问题最终都是人的问题。

我经历过严重的办公室政治,感受过背后被捅刀子的痛苦,同样也见过薅公司羊毛据为己有的渣事。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信任是最值钱但又最脆弱的东西。

不管你信不信,以个人意志为主导的公司或者产品,总会因为个人意志的强势存在而吃一些亏。
只不过,这些亏有大有小。
领导不力、业务做砸,至少还有挽回的机会。只要基本盘在,至少还有重新来过的可能。
很多创业公司都是以三个月为周期在尝试着各种业务模式和产品,做不成、换一个,再做不成、再换一个。
产品也是不断从 0 开始,但总是到不了 1。
这样周而复始,直到没资源可做,或者没心力可用。
所以创业考验耐心,更考验人性。
快速起量或者通过资本催熟的项目能让人很快度过那段考验期,尽快体验到业务增长、数据增长、资本增长带来的快感。
但同样,这种快感就像海洛因,侵蚀人心!
为了维持这种快感,很多人会失去原则,甚至开始走上违法的道路。
为了继续这种刺激,很多人忘记了当初做事的初心。
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初心,一切都是利益驱使。
瑞幸「自爆」了。

从去年开始伪造交易 22 亿元人民币,背后主导是以刘某和其团队的一些人,这是我们目前能直观看到的。

自爆的原因,无非是实在藏不住了。
因为上市公司有对外发布财报的义务, 2019 年的财报就是那颗雷。

与其让这颗雷定时引爆,还不如自己提前点火,至少还可能换来一点躲闪和幸免的机会。
雷一爆,股价也炸了,市值狂跌。

最多跌去 85%,熔断 6 次,收盘时跌了 75.57%,350 多亿人民币的市值一夜蒸发。
 


两个月前,做空机构「浑水」曾经出过一份长达 89 页的调查报告,我看了一半没看完。

所谓的「做空」,就是我先从你那借来一些资产(股票或其他)然后换成现金。
等对应资产价格下降(有一些故意操作),我再以低价买入资产,然后把借来的归还给你,我从中赚取差价。
「浑水」发布的报告中种种迹象表明,瑞幸的雷早就埋好了,而且威力越来越大。

这份报告列举了五个铁证。

铁证一:经过 11260 小时的门店流量监控,发现每家门店每天销量夸大了至少 69% 和 88%。

说白了,就是凭空造销量。
铁证二:每笔订单商品数从去年二季度的 1.38 降到第四季度的 1.14。
说白了,业务没以前好了。
铁证三:收集了 25843 份客户数据,瑞幸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提高了 1.23 元或 12.3%,门店损失高达 24.7%~28%,实际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的 46%。

说白了,补贴、涨价、门店经营困难。

铁证四:去年第三季度广告支出夸大 150%,瑞幸有可能将夸大的支出变成收入和店面利润。
说白了,自己的钱,左手倒右手,凭空造收入。
铁证五:去年第三季度官方公布其他产品收入贡献 6%,而调研的 25843 份客户数据及报告的增值税数字,这一指标夸大了 400%。
除了这五个铁证,「浑水」发布的这份报告还说了五个危险信号。

危险信号一:瑞幸管理层通过股票质押兑现 49% 的股票持有。
危险信号二: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投资者从神舟租车套现 16 亿美元,少数股东损失惨重。
危险信号三:收购宝沃汽车,陆正耀转移了 1.37 亿人民币给关联方(朋友兼同学)王百因。而王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位于瑞幸总部隔壁。
危险信号四:瑞幸增发可转债筹集了 8.65 亿美元发展「无人零售」战略,这是管理层从公司吸走大量现金的便捷方式。
危险信号五:瑞幸独立董事 Sean Shao 有前科。
「浑水」在中国没有落地机构,对应的调查和取证都是委托国内的咨询公司完成的,然后支付一定的佣金。

说实话,那份报告详细的让人佩服,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份产品分析报告都要详实。

真的,做产品的同学都可以去看看,学学人家专业的思路和分析过程。
这件事对我最大的触动其实还是前面提到的核心因素,人。

就拿我自己说吧,我现在做的一摊子事,如果有一天做砸了,我怪不了任何人,只能自己担着,更不能甩锅。

因为每一个决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调整都是我自己做出的,作为主观人,我决定了这件事的走向。
产品一样,公司也一样。

我参与过创业公司的从 0 到 1,经历了大量因为人的问题而导致的失败和重来。

我也经历过大公司的从 1 到 N,亲身感受了一个人为的重大决策带来的连锁反应。
瑞幸的「自爆」,我认为本质上就是一场「人局」。

 


瑞幸的大股东陆正耀也是神州集团的老板,包括前几年参与打车大战的神州租车也是他的项目。

至今,神州租车的 App 还在我手机里,没卸载的原因就是还剩 39 块钱的补贴金没用完。
为什么不用,因为现在涨价了,去哪都不够用,如果要用,又得充值。
做业务、上资本、降价补贴、抢市场、继续补贴、停止补贴、涨价,这是产品方和资本方的玩法。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还没来得及让瑞幸复制,就因为人的原因而「自爆」。

二股东钱治亚是典型的职场杜拉拉,一路跟随陆总从行政小妹做到 CEO。

这次参与造假的主要责任人刘剑就是瑞幸 COO 刘剑,毕业后就加入神州跟随陆总,一路做到 COO。

说白了,瑞幸的 CEO 和 COO 都是陆总的徒弟,是一路拉扯培养起来的大将。
 


这类大将都有一个典型特点,比较听话,尤其是听一手提携老板的话。
只不过,刘剑显然没有钱治亚那样被陆总看好,他持有的股份只有 1.2%,没能进入大股东前六。
除了这三位嫡系之外,还有两个角色就是同样出现在前 6 个大股东里的黎辉和刘二海。

黎辉是大钲资本创始人,在年初瑞幸配售中套现 2.3 亿美元。
刘二海是愉悦资本创始人,跟陆正耀更是老交情了,当初在联想资本(现君联资本)时便结识。
刘二海对陆正耀的意义非凡。
刘二海也是神州的贵人,投资神州并帮助其上市,后来江湖上的「神州系」也是起步于神州租车。

同时,刘二海也是李斌的最早一个上市公司易车网的投资人。
李斌是易车网、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同时还投资了很多跟出行相关的公司,被誉为「出行教父」。
但实际上,刘二海也是李斌的贵人,不仅投资了易车网,还投资了摩拜单车和蔚来汽车,他也是蔚来 ES8 创世版第 16 号车主。
此外,刘二海还作为投资人参与了优信二手车、途虎养车等一系列跟汽车相关的项目投资。

可以说,他是「出行教父」背后的男人。
而陆、黎、刘三人,才是瑞幸背后资本的核心「铁三角」。
 


瑞幸并不是这三个老搭档的第一个项目了,陆总的下一个大项目「宝沃汽车」同样也是。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宝沃汽车,这是北汽收购过来的一个德国品牌,现在在北京建厂,号称德国工业 4.0 的产物。

但因为经营不善,负债很高,后来陆正耀的神州优车集团接受,占股 67%,为第一大股东。
现在如果你去神州租车的线下门店,能看到很多宝沃 BX5 和 BX7 的汽车。
我之前租过一次,开起来还不错。

从租车到自有汽车品牌和生产线,陆正耀的汽车版图越来越大,这也一定是他下一个资本故事。

不过瑞幸这次「自爆」,给宝沃汽车的项目一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商界也是有信誉的,人的信誉一旦受损,谁还敢和你做生意。
这次事件的影响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对在美股上市的中国企业,对中国企业在世界的地位和信心,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真不想说那句话,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粥。
资本玩好了,多方受益,玩不好或者贪心了,万劫不复。
如今,很多人的小黄车押金还没退出来吧。
资本是大佬们的游戏,一家公司、一个产品,本质上都是一场由人主导的局。

谁定规则、谁来主导、谁到台前、谁当背锅侠,其实离我们看到的往往还有一段距离。
如果去理解一款产品,我会优先看这款产品是谁做的,再进一步看,我会看这款产品的实际控制人是谁,更进一步看,我会看决定这款产品的游戏规则的人是谁。

跟领导、找上司,能力是其次的,关键还得看人品,是不是踏实做事,是不是做正事、赚正道钱。
产品如人。
人好、产品好,人歪、产品亡!

我们看到的很多天灾,其实都是人祸,我们以为的天时地利,不过只是背后的人和。
瑞幸这次少不了官司,当事人也逃脱不了法律,美国对此事的程序显然要更严格。

对瑞幸来说,要么支付巨额赔款,要么就是破产的结局。
作为一个拿资本主义的钱请全国人民喝咖啡的企业,他们被接受过,如今,何以为继。
陆正耀是福建人,闽商自古有冒险精神,没有福建人不敢做的生意,这跟另一类商人「不熟不碰」的思路截然相反。

对于瑞幸的上下跌三角们,可能正在中关村东路神州优车集团的瑞幸总部里苦恼着。
对于瑞幸的用户们,可能担心的只是手里的优惠券还有没有机会用掉。
对于其他的创业者,这又何尝不是一次警钟。

产品如人,瑞幸的「人局」该怎么破?

 

··················END··················



你好,我是唐韧!前非著名程序员,现不知名产品人
写过代码、做过产品、出过一本书,在创业公司厮杀过,也在大厂服役过,如今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爱跑步、喜欢车、主要跟文字打交道,在这里记录自己想表达的一切!
 

作者:唐韧 
来源:唐韧公众号(ID:RyanTang007) 
个人微信:ryantangv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51LA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